10/12/2015

吃人的佛教

吃人的佛教 佛的甲骨文是「弗」,「弗」象「大蛇盤繞在樹上」;甲骨文裡的「弗」,有兩義: 第一,「拂」,即「觸摸」-可以觸摸禁果,空與無我=摧毀「人的原罪(Original Sin)」概念的存在基礎。 第二,「弗」,即「勿」,不必聽從God的命令,人可以完全追求「人本主義」,即「以人為自我中心所構建出來的思想」或「由人的自我中心意識所建造出來的知識」。 印度教是蛇教(印度教宣揚神蛇合一),佛教也是蛇教,佛教是起緣於反印度教而後來又印度教化的宗教,因此沒有印度教就沒有佛教,佛教只是印度教的分身,佛教的本質只能算是印度的一個分枝流派。 佛教記載,悉達多出生時,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曰:「天上地下,唯我獨尊」;當時,有2蛇向悉達多吐水,一吐溫水,一吐涼水,給他洗浴(這類似彌賽亞的受洗,象徵悉達多是救世主),這是「浴佛節」的來源,這表述了悉達多是受蛇水膏的使者。 「唯我獨尊」思想代表「人」想取代「God」的地位,如同儒教想用「聖人」與「人定勝天」來取代「God」,佛教與儒教都想用「被造者」來取代「造物主」的地位;Bible記載,撒但欲取代耶和華的掌權地位,這「唯我獨尊」者預表了佛教所新造的「God」與崇拜偶像。 佛教傳說,悉達多在大樹下悟道,他如蛇盤坐在蛇上,頭上有七蛇出現,這些呈現現象完全符合甲骨文的「弗」字,這絕非偶然發生的事情,這正是撒但所構建的「讓人膜拜的圖騰」與「潛傳向人強力洗腦的符號與密碼」。 佛教的教義,非常混淆人心,它一方面在反對印度教的所有教義,但它另一方面又在宣揚印度教的各種教義;佛教完全用印度教的概念與名稱來傳揚其教義,佛教的每一教派其實就是印度教生出來的ㄧ支派。 佛教的這種兩種對立方式發展教義,使佛教發展出一種徹底反邏輯與無基本邏輯概念(Bible說,蛇會混淆人心)的宗教,嚴重地造成了人的基本邏輯思考能力退化與腦殘。 茲論「佛教的三大主體教義」的邏輯矛盾與混亂性,即「空」、「無我」、「涅槃」: 佛教講「空」,那又何必要寫佛經(經、律、論)、講經、解經與說法?怎麼還會談論「三界輪迴」、「佛法」、「真善知識」、「因緣」、「色」、「惡」、「三世佛」、「千佛」、「十種得號」、「諸彼岸法」、「無上菩提佛果」、「三界六道」、「無量」與「佛的功德」等概念? 佛教講「無我」,「無我」怎麼可以同「慈悲」與「苦」等概念並存?佛教講「無我」,怎麼還會使用「如我是聞」、「真正圓滿覺悟的聖者」、「無上智慧與圓滿悟者」、「成就無上等正覺」、「大智」、「四智圓明」、「四無礙智」、「四無所畏」、「布施」、「供養」、「持戒」、「勤修」、「忍」、「貪」、「受」、「煩惱」、「悟道」、「成佛」、「唯識」、「諸佛感應」、「佛性」、「佛有三十二大人相」、「心」與「佛的功德」等概念? 「涅槃」是源於印度教的術語,其本義是指「通過肉體的解脫而與高級生命的結合,達到梵我合一的境界」,實際就是「編造一些高級概念來美化修行者的肉體死亡」,其本質就是「撒但美化死亡,鼓勵人追求死亡」。 佛教各派借用這個「涅槃」術語,繼續編造各種不同種類的美化性概念,例如,將「涅槃(死亡)」說成「悟道者死亡時會證悟涅槃,解脫生死輪迴」、「如來常住」、「長樂我淨」、「諸佛法界」、「諸佛甚深的禪定」、「究竟圓滿一切智慧」等,既然佛教講「空」與「無我」,怎麼還會有「梵我合一」、「樂」、「證悟」、「智慧」與「輪迴」等概念? 「涅槃」就是被造者的死亡,被造者死亡後,除非造物者改變其死亡結構,否則被造者如何能改變死亡結構,而有超越死亡外的「梵我合一」、「樂」、「證悟」、「智慧」與「輪迴」等現象? 「空」、「無我」、「涅槃」等概念,如何可能在邏輯上與「西方極樂世界」概念同時存在?那麼「接受佛教所追求的終極目標,就等於接受「謊言」,其本質就是「自我欺騙」。 「空」、「無我」、「涅槃」等概念,是撒但用來毀滅人肉體與靈魂的工具,其本質就是「撒但要鼓勵人追求自我肉體、思想、意識、靈魂、意志等的全面死亡」,其目的就是用「佛教」來包裝「撒但教」,讓學佛者遺忘造物主的恩典與走向「虛無」(Ecc. 1:1-18),讓學佛者成為撒但的奴隸。 佛教講「眾生平等」,然而佛經裡竟然有「尊者」、「聖者」、「世尊」、「大人」、「上人」、「高僧」、「大德」、「大師」、「天人師」等概念?然而佛教竟然可以用「唯我獨尊」來美化其教主? 佛教又在「眾生平等」基礎上,講「殺身飼虎,捨身喂鷹」;那麼同理可證,他也可以講「殺身飼螞蟻,捨身喂細菌」,他可以選擇「自殺」來結束其「臭皮囊」的存在與延續其它眾生的生命。 Bible說,人具有"Image of God",人是"God's child",人何等尊貴?人被God授權掌管動物與植物,人應該愛護God所創造的動物與植物,然而God並沒有意圖設計「讓人同其它生物是平等地位的」;耶和華的十誡,不允許人謀殺,這包括了不允許個體人的自虐、自殘、自殺與自焚。 上述所列事實,說明了佛教教義的邏輯混亂與自證矛盾,它具有嚴重的自我美化與欺騙性! 為什麼這種無邏輯與反邏輯性的佛教教義能夠長期在東亞生根發展? 在一個講究基本邏輯思想的英美人而言,他們很難接受佛教教義的反邏輯性,因此佛教無法在英美生存;但是,對長期生活在儒家專制文化下的東亞人而言,他們的邏輯能力早被「儒教的一言堂文化」殺死了,因此佛教才能輕易地在東亞生根發展。 有人提到,佛陀探索「離苦」之道,提供給了後世的人一種救贖之道。 然而,佛陀探索「離苦」之道,只是在被造者與被造者之間尋找答案,而不是在造物主與被造者之間尋找答案,因此他必須造「佛」,用「佛」來取代「造物主」。 人人是被創造平等的,人的有限性根本是無法創造出永恆性的存有與價值,唯有造物者才能真正創造出永恆性的存有與價值(復活與永生)。 人喜歡造God,人不斷地創造與設計各種God,人喜歡膜拜這些人所創造與設計的God,這種人向人所造的偶像的膜拜行為的本質,實際上是「人在膜拜人以人為自我中心意識所造的偶像」,也就是人在拜自己與騙自己;那些人所創造與設計的God,經常是受造者與已死去的受造者,受造者與死去的受造者永遠不等於造物者,唯有造物者才能提供「復活與永生」的應許。 用「空」、「無我」、「涅槃」等逃避直接面對問題的概念,來建構「離苦」之道,這根本沒有解決人的Original Sin與Everything is meaningless(Ecc. 1:1-18)的問題,這就是佛陀教義自欺欺人的本質,這種自欺欺人的教義,如何能帶給人真正的救贖? 用「空」、「無我」、「涅槃」等概念,來建構「離苦」之道,絕對無法帶給人真正的救贖,只能引導「個體人(Individual)走向自我肉體、思想、意識、靈魂、意志等的全面死亡」;那正是撒但要毀滅人的方式與目的,佛陀的本質就是蛇(Gen. 3:1),就是毀滅人的撒但。 佛教密宗,是承傳印度教(蛇教)性力派的生殖崇拜,以男女雙修為即身成佛之法,這就是撒旦教的特徵;印度教性力派的聖女就是蘇美人的廟妓,這就是撒旦教的承傳印記。 對佛教徒而言,耶穌選擇上苦行柱,這叫自討苦吃,英美效法這種背苦行柱的精神,才能推翻專制與建立正義的社會,如果普遍的東亞人能具有這種精神,可能「儒教腐敗文化」與「佛教反邏輯文化」就難存活了! Bible說,唯有真理才能使人獲得自由(John 8:32)!漢文化所販賣的儒道佛文化,正是奴役東亞人的工具!光來了,光必摧毀這些害人的文化,光就是主耶穌基督! God創造了生命、陽光、空氣、水、食物,這些都不是憑空蹦出而給人的生命資源,而全是高智能的設計存有,是有明確目的的設計;人每一天都在經歷與享受這些偉大的恩典,被造者應該對造物者懷抱十分感恩與渴慕的思維,否則受惠者人就是惡意遺忘了主人恩典的行為。 每一個人都需要去尋找真正的造物主,這是每一個人的功課,無人可以取代,自己的責任應該由自己去承擔;一個人若無法找到創造自己的造物者,那麼他如何能與造物者建立正常的關係?他將永遠只是一位無知者,他在真理面前是完全的缺席者,大部分的人都是如此。 除了Bible外,沒有一本書能夠明確記載:God自己說他是全能的神(God Almighty, Exo.6:3),God自己說他如何創造宇宙萬物(Gen.1:1-31),God自己說他如何造人,God自己對人介紹自己(Exo.3:14-17),God自己對人預告顯示神蹟(Exo.6:1),God自己對人預告應許(Gen.22:17-18),God自己對人預告救贖人(Exo. 6:6),God自己對人預言選民必被毀滅與復興(Amos 9:1-15),God的話與神蹟能在考古上得到完全的證據,唯有這樣的God才是真正的造物主,才具有救贖人的真正能力。 是否是真的God,要自己去檢證,不是聽人說,也不是盲目地信;不要輕信神蹟,魔鬼也會行神蹟的,這就是拜偶像與鬼的廟總是眾多的原因,總要檢證神蹟是否來自於造物主的聖靈,真正的造物主可以使死人復活與使無變為有(Ro.4:17),也可以賜人得永生(Ro. 5:21)。 Bible裡說,聖靈所結的果子,就是「愛、喜樂、和平、忍耐、恩慈、良善、信實、溫柔、節制」,有這種聖靈帶領的人與社會,才能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式,才能蒙God喜悅。 -A反對A,結果-A又變回了A!佛教用「空」與「無我」來反對印度教裡的「梵、梵天、造物主、保護神、降伏魔鬼神、天堂、地獄、涅槃、我、膜拜、祭祀、禮儀、獻祭儀式、燃火祀天、閻摩(閻羅王)、司祭者、觀音、護法、金剛、神靈、偶像、慈悲、因果報應、輪迴、靈魂轉世、轉世輪迴、生死輪迴、奉行戒律、修行、禁慾、苦行、吃素、四種姓分立(人的等級制度)、現象存有(用「色即是空」來否定「色」)、個體存有(用「無我」來否定個體「我」)」等概念,後來這些概念又成為佛教所經常使用的概念與教義,如此佛教又印度教化了! 這就是佛教的本質,佛教就是蛇教,佛教就是撒但教,佛教如狡猾的蛇一樣,「可隨環境或狀況變身」(如蛇變龍)與「專門混淆人心與真理」(Genesis 3:1-4, Babylon, Babel, Confused;John 8:44)!